设计思维,遭遇真实的世界

“ 我喜欢设定字体,我喜欢撰写代码,我喜欢解决问题、面对挑战…… 但在2014年,设计者之间90%的.文化都让我想呕吐。向别人介绍自己是一位设计师时,我畏缩不前。这真的让人崩溃…… 总的来说,目前的设计文化让我受挫的原因在于设计很少面对真实世界的问题,更多是在编织神话和讲故事。”

笔者在medium读到设计师Cole Peters的猛烈吐槽。在这篇题为《设计是个冰冻屎窟窿》(Design culture is frozen shit hole)的文章中,作者对绕开真实世界的设计进行了抨击。那么,何为“很少面对真实世界”的设计文化呢?

只需看几张寻找宠物的设计稿,设计中的“真实”问题便一目了然。请诸位思考,海报设计师是在帮助客户找丢失的宠物?还是为了让自己的“故事”更好看?

设计中的“真实世界”并非新话题。美国设计理论家维克多帕帕奈克《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中列举了设计师的重要错误:

1、设计师被降格使用去制造“成人玩具”,流光溢彩、昙花一现的杂烩和一些没有用处的小玩意,将设计才能浪费在微不足道的东西,如巴洛克风格的苍蝇拍。而设计的责任问题却难以触及。
2、设计师常犯错误:不能不时地回去看看,看看他的设计是怎样被执行的。(医院、精神病院、监狱、学校等等)
3、设计师常犯错误:每一个案例,设计师都在下列三点之间建立起一种联合:

1)、他的个人趣味
2)、客户的愿望
3)、消费者层.面上被认为的优良品位

《为真实的世界设计》写于1970年。然而,时至今日,帕帕奈克提出的问题仍然如芒在背,与Cole Peters的抱怨相呼应,仍值得反思。设计师花费了大量心思,用设计宣告自己高明的浪漫,却给用户造成了困扰。例如,在被过度美化的聊天界面下,用户找不到相应的按钮;为了布局和谐,文字设计淹没在图案之中,无法识别。更著名的例子来自设计师菲利普史塔克设计的著名榨汁机,用户对这个前卫的设计并没有多少好感,因为榨出来的果汁四处喷溅。

另一种设计的失败,源自将真实的要件置之不顾,不去体察设计的应用条件、人群与环境。小到一部ATM机放置的高度,一包难以撕开的食品,大到令人崩溃的城市标识系统,难以找到出口的立交桥,都体现了相似的特质。

更普遍的失败设计,几乎是故意存在的。出于批量生产、成本等因素,设计只愿意考虑大多数用户,而忽略了“少数派”的需求。例如带有写字板的桌子,即便对左撇子是崩溃的,却仍然大行其道。

我原来所在公司的玻璃门过于干净、美观,以至于不少员工忽略了它的存在,不少员工加班后,头昏脑胀地撞在门上。直到有一次,有个倒霉的小伙子撞碎了玻璃门,胳膊也因此骨折。在设计师的角度上,我们会因小伙子撞碎玻璃嘲笑他的愚蠢吗?而站在用户的角度上,“你为什么要求我多多留神?”这是设计应该考虑的环节。

过于干净的一扇玻璃门是“完美主义”、理想主义的最佳隐喻。为了追求美,而孕生出有害的、“不真实”设计文化。在设计过程中表现为:

  • 盲目追求设计的个性、完整性,而不是解决真实问题,空想主义。
  • 拒绝被质疑,拒绝负面信息,抗拒反思和修改,认为修改就是对设计者的挑战
  • 秉持精英主义,对正在进行的工作保密,直到完成才解开面纱。
  • 在发散思考的阶段,很快跳到了解决方案,以至于得到的结论很狭隘。

为了避免掉进各种“陷阱”,设计师需要的是“真实”,回到真实的世界,面对真实的挑战。 那么如何回到真实?请看宜家帮助非洲建设庇护所的案例。

2014年,宜家家居旗下的慈善组织宜家基金会( The IKEA Foundation)为联合国难民署(United Nations Refugee Agency,即 UNHCR)设计了一款临时难民避难所,经过在阿拉伯地区 40 多个家庭的试验和改进,

现已投入生产。这项设计名为 “Better Shelter”,采用扁平设计,整个“房子”采用.金属管钢架搭建,而板材则采用的是轻质的塑料板。此外,屋顶上安置了可拆卸的太阳能电池板,可以为难民提供方便的电力。

这个难民所可以快速被搭建,一般只需要 4 个小时便可以完成,且不需要依赖别的工具。搭建完成后占地面积约为 17.5 平米,可供 5个人居住。比起传统的帐篷等,宜家避难所为难民提供的不只有舒适,还有隐私尊重和个人空间的保护。

该设计获得了2014年瑞典设计大奖,评委评价:该设计是一次拥有“不同寻常敏感和智慧的反应”。

“宜家避难所”的案例揭示了另一种设计文化的可能性。通过真实环境,真实用户测试,全面考虑当地条件,兼顾产业(成本)与科技的解决方案。这套方案看起来没那么“高大上”但回到了真实情境,试图解决真正的问题:确保设计控制成本、容易安装……解决.一系列功能问题的同时,充分考虑居住者的基本尊严。

真实语境的设计(Contextual Design),专注于环境、时空、条件的多变性,而不是创造“凭空想象”的故事模型。“回到真实语境”恰恰也是设计思维一贯倡导的思路,设计思维让”真实的目标“更明确,能够有效地让创意团队时刻提醒自己,接触真实,保持真实。

在设计思维的实践中,“早产婴儿保育箱”的案例十分经典,仍然可以重温:

设计思维团队进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一个乡下村庄,发现那里有许多婴儿夭折。然而,那里却没有这种保育箱,因为这种产品的价格约为2万美元。即使有了保育箱,很多村庄也无法正常供电。

看到这种情况,学生们提出了疑问,“如果遇到像这样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长话短说,最后的答案是,他们用设计思维方法构思了一种新产品,它本质上是一个很小的婴儿睡袋,你可以在睡袋的背面放入那种在滑雪时用来暖手的凝胶。婴儿的母亲可以取出凝胶,放到锅里,烧水加热。

这抓住了问题的要害。由于这种产品是与最终用户一起设计的,而且考虑了用户的需求,因此,他们可以生产这种产品,并在这些国家以每件25~75美元的价格范围提供该产品。现在,我们有了一种创新产品,它可以拯救生命,而且是这些国家的人民负担得起的,它取代了价格达2万美元,而且需要很多地方无法提供的电力的婴儿保育箱。

从这个经典案例中,可归纳出设计思维中“真实”的几个维度:

  • 人的真实。面对具体的用户,而不是抽象的人,客户的需求与体验是设计的中心,时刻不能忽略;
  • 产业的真实。在现有资源、预算框架下,寻求可持续、长效的问题解决方式;
  • 科技的真实。选择合适的技术手段,而不是更先进、炫酷的技术方案。同时,科技的真实与产业(成本)与人(需求)紧密互动。

我们可以归纳出设计思维工作方法“走向真实”的基本过程。

  • 以真实问题为中心。
  • 不断自我反省、修正目标
  • 进行有针对性的团队工作,而不是个人主义
  • 积极面对反馈,乐于修改甚至推翻现有工作

在设计工作中,“真实”绝不是一望便知、清晰可见的,需要设计者拥有探索的热情:进入环境,了解资源,通过观察、体验,走近真实;通过测试与迭代,确保真实;最后,通过有针对性的环境、用户的测试,不断完善真实的设计。

不过,必须强调,设计思维从来都不是“万能药”,仅仅提供了我们切入真实的方法论。一切进入真实的工作说起来容易,实现起来都有相当的难度。因为设计师,往往倾向于自己聪明的灵机一动,认为漂亮的方案足以超越真实,或受迫于时间、金钱、项目要求等条件,而不得不“多快好省”地向前推进。于是,我们的身边充满了“不得已”的设计,或者看起来漂亮却愚蠢的方案。

如今,在创新工具层出不穷,产业机制越来越多元化的年代,我们更需要时刻自我提醒,不断回到起点,“从梦想起步,从真实着手”,拥抱真实的世界。

作者:王可越,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教师,博士。

编辑:Erik Chang 张正明 (创新教练,创新实践者)

本文由新思课授权张正明发表

新思课微信号:d_thinker

 

Ad

STAY CONNECTE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