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D-THINKER

孙悟空与新思课,天生一对儿!两者的理念与个性完全契合。 新思课延续“设计思维”方法与观念的同时,逐渐加入本土化的内容与方法,课程团队的探索紧紧围绕着含义丰富的字母“D”。 D意味着:设计(Design)、颠覆(Destroy)、发现(Discover),与众不同(Different),新维度(Dimension)、讨论(Discuss)、多样性( Diverse)、决断(Decide)等等。 所有参与者都希望通过课程成为D-THINKER。而孙悟空天生就是真正的D-THINKER。孙悟空拥有我们期待D-THINKER的全部特质。

孙悟空与新思课,天生一对儿!两者的理念与个性完全契合。

新思课延续“设计思维”方法与观念的同时,逐渐加入本土化的内容与方法,课程团队的探索紧紧围绕着含义丰富的字母“D”。

D意味着:设计(Design)、颠覆(Destroy)、发现(Discover),与众不同(Different),新维度(Dimension)、讨论(Discuss)、多样性( Diverse)、决断(Decide)等等。

所有参与者都希望通过课程成为D-THINKER。而孙悟空天生就是真正的D-THINKER。孙悟空拥有我们期待D-THINKER的全部特质。

跨界

人、猴、神、妖……孙悟空集合了多重.角.色。任何一个单独的.身份都不是孙悟空,他是真正的多面者。 “跨界”的身份为孙悟空解决问题提供了很多的便利性。在不同的时空维度上自由穿梭,孙悟空不仅能理解人,也能理解神与妖,基于独特的理解获得更深入的洞察。

强调人文、商业、技术多领域跨界的新思课,寻求培育更多跨界的创新者。我们经常谈论的“T型人”不仅对某一专业有深入的钻研(字母T的一竖),更可以跨越出去与其他领域相结合(字母T的.一横),与其他伙伴寻求连接,实现突破。新思课试图通过跨学科、多领域的合作,各种不同背景成员的思想碰撞,释放每个参与者的创新能量。

变化

孙悟空掌握七十二变,上天入海,无所不能。孙悟空的变化通常与具体的“ 挑战” 有关:需要钻进对方肚子时变成虫,需要飞翔时变成鸟……以不同的变化应对不同挑战。

新思课同样强调变化,主张以变应变,在变化中应对挑战。在课程的观察环节, “变成”用户,才能够真正在对方的视野下理解问题。在洞察与发散思考环节,我们使用创新工具谋求新创意。以开放之心态,变化之面貌,进入真实场景,面向真实用户,在变化中应对创新挑战。

颠覆

“大闹天宫”的孙悟空,是出了名的“颠覆派”。孙悟空蔑视层级观念以及既定的条条框框。无论是哪路神仙,孙悟空都敢于面对,敢于过招。

突出创新理念的新思课,同样强调挑战。在数字时代,颠覆传统已然成为常态, “颠覆”也是目前时代的普遍诉求。用创新思维挑战旧秩序,已经成为创业者的最有效思路。

新思课努力创新课程环节,主要目的也在于营造“不一样的”创造性氛围,帮助参与者打破思维藩篱、习惯框架,跳出盒子之外(out of box),建立敢想、敢做的创新范式。

团队

作为“取经团队”成员的孙悟空,即便本事大,也离不开与其他成员的协作。在困难时刻,更要求助各路神仙,共享“法宝”解决难题。

在课程中,我们强调用“群体智.力”(we intellegence)代替“个体智力”。用优势互补的跨学科创新团队,战胜个人英雄主义。

与其他团队作业的课程不同,新思课的团队协作更密切、真实。参与者全天候 “混在一起”,分工不是硬性的,交流却是实时的。通过课程训练,我们发现无论学生还是企业团队的凝聚力都获得了有效的提升。

赤子

横空出世的孙悟空,始终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他没那么严肃,遇到再大的事情,也以玩耍的心态面对。孙悟空具备真性情,沟通直接,反馈迅速,不绕圈子。

新思课强调的也是赤子之心,鼓励以儿童般的眼睛去观察,多尝试,早失败。有的参与者形容“课程让我们回到了幼儿园”,大家动手一起玩儿,“不顾颜面”地参与角色扮演,参与者不再拘谨,笑声更多了。不仅解决了问题,更获得了快乐,交到了朋友。

行动

孙悟空是真正的行动派。在得出结论之前,总要踏上筋斗云,亲自体验和调查一番。孙悟空主动探索,而不是被动接受,拒绝权威,并不盲听盲信。

新思课的理念,强调在“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不满足于干巴巴的讨论、构思、纸上谈兵,我们用手、脚思考,在行动中获得新的启发和有价值的信息。通过.行动探索,做出的原型(prototype),从一开始粗糙、简陋的状态,不断推敲,走向完善。

作者:王可越,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教师,博士。

编辑:Erik Chang 张正明 (创新教练,创新实践者)

本文由新思课授权张正明发表

新思课微信号:d_thinker

 

Ad

STAY CONNECTE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