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rmax公司CEO的困境与开放式创新 — 第1部分

我们正在虚构的制药公司Pharmax的行政楼层,现在是三季度末例会,高层管理人员正准备年度创新审查。这一年一直处于收入困难的局面,因为其主要产品的专利保护已经到期,面临仿制药的竞争,现在整个行业都陷入困境。这是三篇文章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在未来2周将发表第二和第三部分。

原文:PharmaX, the CEO’s Dilemma and Open Innovation – Part 1(Pharmax公司CEO的困境与开放式创新 — 第1部分)

戈登,最近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他已经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研究修改将在明天的会议使用的文件和报告。随着最近已有超过10年经验的CEO的意外辞职,他在年初被请进来开展公司的业务重塑,他在汽车行业的经验被认为会给公司带来耳目一新的局面,大家对他充满了期望。

他加盟该公司之前就知道Pharmax在创新方面建立了强大的声誉,他继承了一个经验丰富的专业团队。但他多次在三大报纸中的一家报纸看到这样的报告:他虽然被任命了,但是看不到他会给企业描绘一个特别美好的未来,尤其是在创新方面。他知道,明天的会议将是一个了解这项业务的关键时刻,他将要对未来做出重要决定,其中一些可能是难以接受的。

穿过走廊,研发副总裁吉姆完成了他的演讲。他已经花了几个小时与他的团队回顾投资组合,分析不同的情况,确保他的PPT文件是清晰和有意义的。他已考虑到戈登不是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演讲文稿的形式将是通过他考察的关键。他翻动幻灯片作最后的检查(他认为幻灯片“超过70张就太多了”),但认为他抓住了要点并充满了潜在的成功的信心,但这些在5年前不会有任何影响。

吉姆知道戈登已委托一个顾问公司做报告,但他一直困扰于没有获得结论或建议,轻微的怀疑蔓延到了他心中。他再次检查他的演讲资料,看起来他有点认真过度了。

与此同时,隔壁的财务副总裁弗朗西斯正在打印财务报告,报告显示了资源的使用情况,以及如何将这些资源配置到研发工作中,还有对结果的预测。他爬到了他的职业阶梯的位置,经历了由于轰动性药物的研制成功给Pharmax带来的超常增长时期,他是一个依靠创新获得增长的坚定的信徒。但是,最近的金融市场已经惩罚了Pharmax,市盈率面临较大压力。弗朗西斯对此耸耸肩,认为它只是一个临时情况, Pharmax遇到的下跌是因为行业的总体趋势如此。他的信心在吉姆身上。

第二天,当戈登进入董事会会议室时,已经有点晚了,所有的头都充满了期待地转向他。但是,他不是立刻开始一个充满活力的动员讲话,而是邀请吉姆直接去做他的演讲。吉姆感到受宠若惊,并以此作为信心的标志。戈登已经快速浏览过这份报告,这也是他迟到的原因,因为他早晨才收到它。吉姆用早晨最好的时段去浏览了所有的细节。他应该意识到他花费的时间,但戈登除了做了大量的笔记之外没有任何反应,他意识到由于演讲的文章太长他已经忘记了关注应该关注的事情。他用他所有的热情来研究投资组合中的各种选项的深度和广度、以及他如何使之符合企业的战略领域、潜在的适应症和可能被开拓的领域、如何来开展合作开发、用什么来诊断、病人的定位等等……他想到的都是有关Pharmax未来的正确的东西。

但是,吉姆知道所有这些选项都是来自公司外部的,他需要管理大量的参与方和合作者。他试图淡化这一点,使他的团队的表现大放异彩。吉姆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渠道拥有巩固和捍卫自己市场地位的强大的潜力……但在5年前,结果将是不可见的。他增加了一个警示性的提醒:临床治疗失败的风险是很高的。他像过去一样优雅地坐了下来,面向戈登。

在继续会议之前有一小会儿沉默,因为戈登还将注意力放在笔记上,“有多少项目能给我们带来一鸣惊人的产品?似乎没有很多,而且我们当前的知识产权地位也不是那么强大”。

在吉姆回答之前,管理监察事务的副总裁琼有点尖锐地批评道:“每个人都知道那个时代结束了,现在最好将注意力集中在罕见的疾病、目标病人群体和独家药上面,这是未来唯一确定的方式。用这个方法我们可以在市场份额较小的情况下设置高价格”。弗朗西斯插了一句:“戈登,了解这个变化非常重要,现在在传统领域越来越难,购买人不愿意接受我们包含研发费用的定价,特别是如果病人的保险金不是很高的情况下”。

戈登面向弗朗西斯说:“研发成本,我们花得不多吗?看起来我们在公司外面留了很多……可能蔓延的过于分散”。

弗朗西斯说:“这是按照普通行业标准15%来定的,过低的话我们不会有竞争力。”

戈登说:“我肯定你是正确的,但它的价值是……我们实际上花了多少钱……,它是怎么配置的。”

弗朗西斯有点疑惑,因为他已经提供过了,“你应该有数据,每年5.5亿……,在我们雇用的超过3000名研究人员中,约25%是外部协作人员,你可以看到,在探索程序中,所有的都是外部资源……所有的制药公司都有这样的策略,这是降低风险的方式”。

戈登说:“这是一个大量的资金……这里有谁对新产品的贡献有什么想法,从过去5年说起,给我们带来了多少年收入?……吉姆,你对你的活动的投资回报率有什么想法?”

吉姆面向弗朗西斯寻求帮助,弗朗西斯拯救了他:“我会说,这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重大的创新成功。”

戈登:“也许那是在制药公司的黄金岁月,但今天它的贡献似乎是在4%的范围内。”

弗朗西斯:“我敢肯定其他公司更少,请看” ……戈登打断了他的话,“我看到其他有更多的,至少有10个,在某些竞争对手里通常的回报是15%,看起来你不知道这些数字,弗朗西斯,这困扰着我。”

会议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所以,我们花了5.5亿元,用我们的大手笔获得的年回报率是 — 2亿元。我开始怀疑,这是一项投资还是一项开支?”

讨论变得越来越困难和激烈,戈登的一个一个地挑战这些已提交的选项。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个很好的潜在创新组合,吉姆已经设计好,但它是一个昂贵的高风险、回报期长的项目。在这点上,戈登要求吉姆……

“吉姆,你的演示文稿非常有说服力,很明显你相信你在做的事情,如果你用你自己的现金来投资这些项目,你认为哪一个是最有潜力的?”

吉姆很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被问过这样的问题,他在回答之前环顾了一周以赢得时间,“但是它并不是这样运作的,它是一个投资组合,所有的选项都要被并行运行,这是一种减少风险的方式,因为它们每一个都有高风险,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制定计划。这是制药行业研发的本质。”

戈登在汽车行业的经验在他耳边喊叫,他们是在一个危险的区域,在不久的将来将没有可执行计划,在未来的5年将面临不可估量的风险……。甚至研发副总裁也在这样告诉他,虽然是间接的。他的心中徘徊着顾问报告的建议,事情开始变得有意义。他将被迫削减来预算保证更好的股票收益?或者通过董事会表决一项使用部分研发资金来回购股份的方案?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被请来的原因。

哪一个才是戈登的选择?在下一篇文章中,他将股票纳入到视野并进行回顾,在那里他找到了回旋余地。

任何公司或个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公司、人物和故事都只是为了说明一个虚构的商业案例。

作者:坎贝尔·洛克哈特和里克·威乐斯

编辑:Erik Chang 张正明

学习更多Live Web Event: Is the Pharmaceutical Innovation Model Broken? And can Open Innovation Mend it?

关于作者

里克·威乐斯,九西格玛欧洲公司 CEO。里克·威乐斯在2010年加入九西格玛公司,负责欧洲九西格玛公司的业务。此前,里克曾在他自己的公司,为荷兰和德国的高科技领域提供开放式创新和专家服务。里克在德国的SAP公司获得了国际化经验,在荷兰皇家飞利浦电子公司参与了各种角色和行业。里克持有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的硕士学位和蒂尔堡应用科学大学的交通工程学士学位。

坎贝尔·洛克哈特博士是九西格玛欧洲公司高级独立董事。作为风险投资家,他拥有超过20年的医疗器械行业经验和10年的投资行业经验。

 

Ad

STAY CONNECTE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