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利浦是如何利用开放的科技园培养创新

作为飞利浦研究院的业务发展经理,Gerjan van de Walle帮助这个荷兰的电子行业巨头成为非常有竞争力的公司,使开放式创新成为那时的流行语。InnovationManagement.se对他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克服困难以及如何成功地将数千名工程师和研究人员聚集起来的过程,进行了采访。

原文:How Philips’ Open Campus Breeds Innovation

你会如何解释开放式创新?

- 开放式创新活动是利用组织内部和外部资源,来加快技术创新的步伐,捕捉可能流失的有价值的技术。比如,可以通过衍生公司将外部技术引进公司,来开发那些你不想自己研发的技术,或者以多种方式来利用外部的专业知识和基础设施。

2003年,飞利浦在艾恩德霍芬对其它公司开放了高科技园- 当时,你开始在飞利浦研究院应用开放式创新的原理了吗?

- “开放式创新”可能是一个全新的词,但这种工作方式已经存在几十年了。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与索尼在光学记录标准上的紧密合作。在过去的8-10年中,我们更加积极应用这些原理,结果在2003年创立了开放式园区。一年后,我们更进一步,引入了开放实验室的概念,我们称之为MiPlaza。 2006年,MiPlaza正式作为飞利浦研究院的一个独立部门。

在MiPlaza的生化开发实验。图为:飞利浦

 

从封闭式创新到开放式创新过程中,你们有什么样的变化? 

- 采用开放式创新不是一个孤立的决定,这是一个随着时间不断成长,一步步尝试,不断进步的过程。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里程碑式的成绩,JDS Uniphase公司接管了我们的激光技术的开发,但当时我们在埃因霍温的高科技园保留了我们的研究活动,并且仍然采用的封闭式创新模式。在同一时期,另一个重要的步骤是,我们将80-90人的团队转移到比利时IMEC,让他们为我们工作,尽管他们利用的不是我们自己的设施,但是这样更有效。

这期间有什么需要你克服的困难吗?

- 迄今为止最大的困难是人的因素。这种工作方式,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心态,特别是对科学家和技术开发人员。你会由衷的为从事的工作感到自豪,但是必须克服“非我发明症”。在整个过程中,这是最困难的,花费时间最长的部分。

迄今为止最大的困难是人的因素

对于开放你的创新活动过程,你还有什么计划?

- 我们在不断探索新的开放式创新的途径。下一步可能是将建立孵化器和利用衍生技术的过程正式化。举个例子:与像Ninesigma和InnoCentive这样的中介公司一起合作,作为创新的经纪人,把有闲置的技术的公司与那些需要相应技术的公司联系起来。

高科技园区现在拥有90多家公司,7,500名员工。在这个系统中,会有多少创新的想法?飞利浦具有怎样的优势?

- 公司进入高科技园的唯一要求是他们必须适合创新生态系统,为已经存在的公司带来更多的价值。在创意数量上并没有规定限制,创意数量是由公司的网络和业务情况等决定的。

- 关于飞利浦公司的优势,我们仍然是高科技园内最大的企业,但我们不负责管理。飞利浦目前拥有高科技园的土地和建筑,但正计划将其出售,以消除其他公司搬到这里的障碍。

在MiPlaza你是如何处理专利和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的呢?

- 在MiPlaza有一个技术工具箱,是一个通用的知识资源池。飞利浦的合作项目中,其他企业通常有他们专有的应用技术,他们拥有那些专利和专业应用的知识产权。但是,我们有要求获得提升非专业应用的权力,从而使我们的技术工具箱不断改进发展。

高科技园区仅占地约一平方公里,各个公司的员工可以近距离接触,这种聚集效应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呢?

高科技园就像被微缩到邮票大小的硅谷

- 这是非常重要的。我有时说高科技园就像是被缩小到邮票大小的硅谷。我认为这样很好,因为便于与其他人保持联系。您可以打电话给他们,并在10-15分钟就抵达他们的办公室。可以在办公室或在咖啡休息区,与他们面对面的交流。对于获得深度沟通体验至关重要。 E-mail或其他网上活动是无法替代面对面的交流的。

在2007年和2008年,Silicon Hive和Liquavista等几个小公司从飞利浦研究院分离出来。这是你们开放式创新战略引起的吗?

- 分离出公司是开放式创新战略的一个方面 – 我称其为“由内而外”。飞利浦研究院开始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们计划约五年后进入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某些时候,你必须考虑到该项目是否仍然适合当前的经营策略。

在10-15年前遇到这种情况,你会以不同的方式行事吗?

- 通过在飞利浦公司制定明确的开放式创新战略,我们对于创新的过程和目标也更加明确,并问我们自己:什么是创造价值的最好的方式?我认为这会促使那些可能最终不再适合公司经营策略的项目从公司分离出来。

在MiPlaza进行的项目范围涵盖了从提高视频编码到为第三世界国家构建更有效的木材燃烧炉。开放式创新项目如此多样化,是否会存在开发的项目与飞利浦的业务没有任何关系的危机呢?

开放式创新流程保证了在MiPlaza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与飞利浦业务相关

- 不会的,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开放式创新的过程保证所做的一切都是与飞利浦业务相关的。否则,该项目会被放弃,或者成为剥离公司或被授权公司,等等。当然,我们在MiPlaza做的事情是多种多样的,而飞利浦作为一个大公司,拥有广泛的业务领域。

你们在MiPlaza早期的合作伙伴是公共支持的研究机构–霍尔斯特中心。在开放式创新的环境中,学术界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

- 我认为开放的创新环境由三个主要部分构成:政府、私营部门和公共知识机构,如大学等。

  •  政府需要提供各种政策措施,如支持创新项目,提供创业支持等;
  •  私营部门显然是必要的,但开放式创新不能只靠私营企业。他们会在最初阶段一起工作,但最终还是要以各自的经济利益为主;
  •  公共机构指的是公开的知识的创造者。创新的环境需要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做实际工作。

- 一个好的开放型创新体系,需要很好的平衡所有的参与者,解决私人公司发展过程中的经济效益问题。

编辑:Erik Chang 张正明

Gerjan van de Walle 和 MiPlaza 简介

Gerjan van de Walle是飞利浦研究院的业务发展经理。2003年,他作为发起人之一,帮助荷兰飞利浦公司在艾恩德霍温对其他公司开放了飞利浦研究设施。为微电子项目的发展创立了MiPlaza共享实验室和人力资源。

飞利浦研究院拥有超过1.800人,分布在欧洲,北美和亚洲的实验室。飞利浦公司的科学家,每人每年都有一项以上新的专利发明。

MiPlaza位于高科技园,是飞利浦研究院的一个正式的部门。 MiPlaza约有300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经营着几个实验室。

MiPlaza简介
高科技园内有90多家公司,约7.500员工。企业来自不同国家,从事着各种领域的研究,如打印机制造商–奥西公司,设备制造商–安捷伦科技,飞利浦分离出来的公司–ASML和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以及其他一些中小型企业。

 

Ad

STAY CONNECTED

 
Ad